华中科技大学白云黄鹤BBS论坛

华中科技大学bbs,华中科技大学论坛,华中科大,华中科大bbs,华中理工大学,白云黄鹤,白云黄鹤bbs,华科白云黄鹤,武汉白云黄鹤站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xfz (小风子), 信区: GS
标  题: 马伟明院士的几个小故事(感动ing)
发信站: 武汉白云黄鹤站 (2003年04月10日11:51:41 星期四), 站内信件

——记中国工程院最年轻的院士、海军工程大学教授马伟明
敢向世界一声吼
■ 施昌学
    马伟明致力于独立电力系统研究和开发,10多年来主持科研课题近40项,其中
1项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两项获国家发明奖,4项获国家发明专利,7项获军队科
技成果奖;他先后荣膺“中国青年科技奖”、“优秀科技青年创业奖”、“求是杰出青
年实用工程奖”、“何梁何利奖”;他被评为“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和全国
十大“杰出专业技术人才”,并入选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第一二层次。
    在中国工程院616位院士中,马伟明博士是最年轻的一位。
    34岁破格晋升教授,38岁成为博士生导师,41岁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功成
名就的马伟明博士,被鲜花和掌声簇拥着,犹如一颗璀璨的新星,闪耀着夺目的光彩。

    他,有能力
    采访马伟明很困难。即使对我这样的“老熟人”,他也会毫不客气地拒之门外,然
后再道声“对不起”。
时间之于马伟明,太宝贵。他没有节假日,每天工作十七八个小时,一天只能睡三四个
小时。早睡晚睡都那么回事,入睡难,醒了再睡更难。严重的失眠症。
    要讲马伟明的故事,得从张盖凡老先生说起。
    1985年,张盖凡教授从系主任的领导岗位上退下来,回到舰船电气设备教研室
,带着张晓锋等4名中青年教员,展开同步发电机整流系统运行稳定性模拟实验研究。

    这是一项马拉松式的冲击科学极地的艰苦卓绝的探索。
    随着电力、电子、控制三门学科交叉而产生的新型学科——电力电子技术的飞速发
展,同步发电机整流系统在诸多领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但西方发达国家在实际采用该
类型动力系统时,都曾发现颠覆性的运行稳定性问题,即在一定条件下系统无法正常运
行。因此,同步发电机整流系统运行稳定性问题,成为困扰国际电机界20多年的一个
重大理论难题。
    张盖凡老先生带着几个青年人,用了整整4年的时间进行深入研究,终于探明了同
步发电机整流系统运行稳定性的机理和影响因素。
    按照张老先生的设想,他要带着这帮青年人最终研制出我国自己的同步发电机整流
系统。现在第一步刚刚迈出,接下来就要把在3相同步发电机整流系统取得的成果,移
植到12相同步发电机整流系统进行仿真研究。
    然而,真理的抽象性,决定了发现真理过程的复杂与艰辛。为了抓住“振荡”的狐
狸尾巴,他们已经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为此,除了张晓锋之外,其他3位合作者都无心
恋战。
    12年后的今天,38岁的张晓锋已是主政电气工程系年届6载的系主任和博士生
导师。就是在他的具体组织、直接参与和全力配合下,张盖凡老先生的宏伟蓝图全部变
成了现实。而接手领衔这项系统研究工程的,正是他的同班同学、2001年度中国工
程院新科院士马伟明。
    马伟明走进未知的科研领地的时候,是没有鲜花和掌声的。
    靠张盖凡先生的牌子和名望,海军有关部门给了3.5万元经费,说是同意他们从
事12相发电机整流系统运行稳定性研究,实际上谁也没有指望他们搞出什么名堂。区
区几万元,就当打了水漂。
    他们想尽办法,用湖北电机厂3000元一台的异步电机改造出了12相同步发电
机。机壳不变,定子就用异步电机的代替;转子则用异步电机硅钢片焊接;换向环放在
机壳外边,轴伸长点就是了。终于,两台12相电机加工出来了。尽管粗糙得近乎丑陋
,但它却是中国12相电机零的突破!
    12相发电机整流系统运行稳定性的研究就这样展开了,并很快发现12相电机与
3相电机一样,存在着不容忽视的低频振荡问题。
    这是一项具有重大工程应用背景的研究。其时,我国刚刚与欧洲著名的M公司谈判
引进12相发电机整流系统,该系统的运行稳定性直接关系到这一重大引进项目及其应
用装备的得失成败。马伟明领衔的研究小组,就是根据M公司设备的参数,进行的仿真
模拟实验。
    12相电机的低频振荡问题引起了高层的充分重视,张盖凡教授作为专家迅速参与
了对M公司的谈判。
    北京。一个周五的下午。中方与M公司的谈判正在紧张地进行。中方出席者达10
多人,而M公司仅派来了两名商务经理。此轮谈判主要内容之一就是要求M方迅速拿出
消除低频振荡的技术对策。然而,就在张盖凡先生有根有据地指出其设计的重大失误及
其产生的低频振荡可能带来的颠覆性灾难后果时,M公司的商务经理却十分傲慢地翘着
二郎腿。旁若无人地商量着这个周末是否去八达岭长城游景览胜。
    谈判不欢而散,但一场好戏才刚刚开头。
他,有志气
    一年后。
    马伟明作为专家组成员,前往M公司验收首套12相发电机整流系统设备。
    这一年,马伟明等人就12相发电机整流系统进行了更为深入的研究。结果发现,
M公司出口西方各国的几种不同功率的系统存在不“振荡”是偶然的。
    在验收时,马伟明一会儿要求做这个试验,一会儿要求做那个试验,尽往系统装置
的软肋和穴位上捅刀子,着实让M公司的工程技术专家们出了几身冷汗。
    不过,令M公司总裁庆幸的是,他们总算再次逮住了一只“死老鼠”:在马伟明的
围追堵截之下,他们终于将难以消除的“振荡”现象拦在了正常工作电压范围的篱笆之
外。
    1992年,是马伟明奠定自己在中国独立电力系统学术地位基础的一年。他与张
晓锋等人合作,完成了发电机整流系统“稳定装置”的研究,获得了他科研道路上的第
一个发明专利。
    正当马伟明乘势而起、高奏凯歌之际,从欧洲传来消息:M公司为中国生产的第二
套12相发电机整流装置在工作电压范围内遭遇“振荡”。这无异于宣告:M公司花费
巨资生产的产品等于一堆废铁!
也许是这个民族与生俱来的自信,他们根本没有吸取过去的教训。
    降妖伏魔的金箍棒握在马伟明手中,M公司不得不俯首称臣。一夜之间,专家组的
待遇全变了样。从电机公司老板到M公司总裁,人人都对来自中国的马伟明博士表现出
无以复加的尊重和敬畏。
    M公司的首席谈判代表已无心顾及面子问题,他更焦虑的是公司的利益。如果不能
解决设备存在的“低频振荡”隐患,一旦中方要求退货和索赔,那损失的将不单单是几
百万数千万美金,而是作为一家享誉全球的电力电子设备公司的信誉。
    “马博士,在您看来,我们的设计问题出在哪里?”M公司首席谈判代表绵里藏针
,反守为攻。如果中国人也破解不了这个难题,就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马伟明一语破的:“关键性的两个参数不对,比值选择失当。”
    “如此说来,您已经掌握了解决振荡问题的技术?”M公司的高级专家态度十分谦
恭。
    “是的。”马伟明成竹在胸。言毕,随手在一张便笺上写下两道公式,十分大度地
交给了M公司的首席谈判代表。
    在外人看来,这无疑是马伟明的一个失招。如此重要的国际谈判,怎能轻率地将自
己的护身法宝拱手送给对手呢?
    其实,这是马伟明的既定对策。
    M公司拿到马伟明写出的两道公式,如获至宝,连夜组织高级技术人员展开会战。
第二天早晨,M公司的首席谈判代表便意味深长地告诉马伟明:“马博士的方法与我们
的思路是一致的。”
    果然不出所料,M公司想过河拆桥!马伟明不动声色,狡黠地笑笑:“那我们之间
就没有必要再谈判了。”
    谈判中止不到两天,M公司的会战中途搁浅了。这时,他们才领教到了马伟明的厉
害:他给你指出了解决问题的路径,却并没有把他的核心技术告诉你。这就好比他给了
你一个处方,却只开出了有哪几味药,而并没标注每味药的用量。
    M公司首席专家再度恳请马伟明指点迷津,马伟明态度十分坚决:“事关我国的知
识产权和我的发明专利权,没经正式谈判协议,我无权向贵公司继续提供帮助。”
    “如果您愿协助解决振荡问题,我们可向您本人支付相当贵国人民币100万元的
现钞作为酬劳。”M公司想与马伟明“私下交易”。
    100万巨钞,对于一个中国知识分子来说,有着强大的诱惑力。但它却未能撼动
马伟明:“专利技术转让是有价的,但到底多少钱,则不是我关心的事。因为作为一项
职务发明,它不仅属于我个人,更属于我的国家。”
    事已至此,M公司别无选择,只有老老实实购买中国的发明专利,并请马伟明博士
指导改进。
    他,有骨气
    马伟明再次出使欧洲。
    这次,他是作为高级专家与自己的恩师张盖凡教授一起,接受M公司的盛情邀请,
赴M公司讲学并作技术指导。M公司的老板大尽地主之谊,亲自陪同马伟明师徒观光游
览。
    名为“导游”,实则“导人”。一路上,M公司老板多次诚邀马伟明加盟M公司。
工薪不是以年计,也不是以月计,而是以时计!每小时30美元,优厚得令人心动。
    马伟明需要钱,需要很多很多的钱。但不是想发财,而是要干事业。近10年来,
他将科研与成果开发所得的近千万元资金全部投入了实验室建设。按照学校现行的政策
规定,作为学科带头人和课题负责人,如果他想为自己捞钱的话,早已成为百万富翁!
M公司的专利转让费到账后,学校当即宣布,其中的40万元归马伟明个人所得;19
99年底,学校又给予马伟明10万元突出贡献奖;2001年2月荣获海军装备系统
和院校系统有史以来第一个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学校在国家奖励他9万元的基础上,
再次奖给他9万元。对于这60多万元的奖金,他一次性拿出20万元给予学校和本系
作了教学奖励基金。
    在M公司老板与马伟明的交锋中,不妨听听两人一次推心置腹的深谈,这可称得上
是东西方价值观念的一次交锋:
    马伟明:“请问,我在贵公司的研究成果属于谁?”
    M公司老板:“属于本公司。”
    马伟明:“我的价值从何体现?”
    M公司老板:“我给您足够的薪水。”
    马伟明:“那么,按照中国的说法,我只是贵公司的打工仔。”
    M公司老板:“准确地说,您是本公司的高级雇员。”
    话及至此,马伟明告诉M公司老板:“坦率地说,您所给予我的,中国目前暂时还
不能给我;但是,中国所给予我的,您的公司永远不可能给我!”
    他,有胆识
    就在M公司为中方制造的第二套电机系统发生振荡的前后,国内采取“东施效颦”
模式研制的两台12相发电机整流系统样机,也同样遭遇“振荡”的劫难。国产化研制
严重受挫。
    “如果你马教授愿意挑头干,我们支持你。”有关高层决策部门的负责人表示。
    “我们可以干。”马伟明态度坚决。
    研制过程是艰辛而紧张的。设计,试验,修改;再设计,再试验,再修改。熬过了
不知多少个不眠之夜后,马伟明终于完成了小型模拟电机的设计与试验。接下来,就是
按1∶1的比例将小型模拟机放大为装备样机进行试验,一旦成功,则可正式投产。
    但马伟明没有贸然移动自己的脚步。他在等待着一个“借腹生子”的良机。
    机遇说来就来。M公司将自己的最新设计图纸万里迢迢送给了马伟明,请他帮助审
查修改。
    马伟明仅用一天功夫就将图纸修改审定。毫无疑问,他已将自己研制的国产化改进
方案不露声色地精心“克隆”到了M公司的这套设计图纸上。
    喜讯很快便从欧洲传来:经马伟明修改审定的设计方案,彻底根治了低频振荡现象
    M公司老板:“属于本公司。”
    马伟明:“我的价值从何体现?”
    M公司老板:“我给您足够的薪水。”
    马伟明:“那么,按照中国的说法,我只是贵公司的打工仔。”
    M公司老板:“准确地说,您是本公司的高级雇员。”
    话及至此,马伟明告诉M公司老板:“坦率地说,您所给予我的,中国目前暂时还
不能给我;但是,中国所给予我的,您的公司永远不可能给我!”
    他,有胆识
    就在M公司为中方制造的第二套电机系统发生振荡的前后,国内采取“东施效颦”
模式研制的两台12相发电机整流系统样机,也同样遭遇“振荡”的劫难。国产化研制
严重受挫。
    “如果你马教授愿意挑头干,我们支持你。”有关高层决策部门的负责人表示。
    “我们可以干。”马伟明态度坚决。
    研制过程是艰辛而紧张的。设计,试验,修改;再设计,再试验,再修改。熬过了
不知多少个不眠之夜后,马伟明终于完成了小型模拟电机的设计与试验。接下来,就是
按1∶1的比例将小型模拟机放大为装备样机进行试验,一旦成功,则可正式投产。
    但马伟明没有贸然移动自己的脚步。他在等待着一个“借腹生子”的良机。
    机遇说来就来。M公司将自己的最新设计图纸万里迢迢送给了马伟明,请他帮助审
查修改。
    马伟明仅用一天功夫就将图纸修改审定。毫无疑问,他已将自己研制的国产化改进
方案不露声色地精心“克隆”到了M公司的这套设计图纸上。
    喜讯很快便从欧洲传来:经马伟明修改审定的设计方案,彻底根治了低频振荡现象
,实机试验大获成功。
M公司总裁心花怒放,尽管他十分清楚,随着新世纪的来临,M公司的12相发电机整
流系统将永远痛失中国市场。
    1999年金秋十月。北京,由马伟明主持研制成功的12相发电机整流系统,通
过国家级鉴定。
    这一晚,他破天荒地没有失眠。
    1995年,马伟明又成功地研制出了我国乃至全世界第一台XX相双绕组交直流
发电机,获得国家发明专利。1998年列入国家重点开发项目时,有关决策部门再次
打破惯例,指定海军工程大学为项目责任单位,马伟明为项目负责人和总设计师。
    他,有个性
    马伟明的故事太多了,限于篇幅,不得不忍痛割爱。但有一个故事不得不讲,这是
一段令人荡气回肠的佳话,更是凸显马伟明人格魅力与个性色彩的最好例证:
    1997年,我国引进的E国某大型装备的发电机系统发生重大故障。
    马伟明敏感地意识到,一场国际官司在所难免。
    为了取得可靠的证据,马伟明组织人员按1∶1做出原设备关键设计模型,日以继
夜展开一系列研究。
    正应验了老祖宗的一句警语:“凡事预则立。”就在马伟明的故障论证研究接近尾
声时,从北京传来指示:令马伟明为首席专家,参与中方代表团与E国代表团的谈判事
宜。
    E国的谈判代表团是高规格的,10个人中,有8个是具有总设计师、总工程师头
衔的资深电机专家。一到故障现场,不问青红皂白,便铁定是中方违反操作规程。马伟
明逐条予以反驳,并论证其设计上的重大失误与制造工艺的明显缺陷。
    E国首席专家盛气凌人,把头摇得像拔郎鼓,矢口否认马伟明的说法;马伟明镇定
自若:“那么,请您提供装备的结构设计图,我们一起来分析。”
    E国的一位总工程师从皮包里掏出一张图纸放在了其首席专家面前。刘德志教授为
证实其检验结论,走过去看了看,抄下两组数据。
    尔后,E国专家马上折合起图纸,不无嘲讽地挖苦道:“哈哈,今天可是让你们学
到了不少东西。”
    马伟明不愠不火,变戏法似地从身旁拿起一张大挂图,在谈判桌上铺展开来,面带
微笑:“先生,我们这张图比你们的至少要大10倍。请问,与你们的设计有何差异吗
?”
    E国的专家们全部站了起来,围着图纸认真观看。令他们目瞪口呆的是,这张图纸
与他们的设计图毫无二致!
    马伟明站起身来,用手指着图纸的一角:“请问,你们的端部设计经过力学计算吗
?”
    E国首席专家肯定地回答:“计算过。”
    “那么,请把你们的计算结果拿出来。”马伟明要求道。
    “不,不,这个计算结果不能告诉你们。”E国首席专家故弄玄虚。
    马伟明已是怒火中烧,但他还是忍住了:“你们算没算无关紧要。我们计算的结果
是,你们的发电机端部共振频率与柴油机机械共振频率相近,端部受力过大,而设计强
度又不够,一旦电流过大,就可能造成短路并导致烧毁电机。”
    E国首席专家打断马伟明的话:“你们是如何计算共振频率的?”
    马伟明随手写出一个公式递了过去。对方不经意地瞅了一眼,便指责马伟明的公式
是错的。马伟明坚持没有错,一时僵持不下。
    分歧在于一个字母应该是分子式的分母还是分子。这分明是鸡蛋里挑骨头,纯粹找
茬儿。刘德志教授马上出去找教科书,一查,马伟明是对的。再仔细一看,这本书还正
巧是E国出版的!事不宜迟,刘德志马上将结果和书本一起悄悄递给马伟明。
    “这是电机学的基本常识,一般的教科书上都有。”马伟明趁机也嘲讽了对方一把
:“你们国家出版的教科书上也有!”
    E国首席专家的脸涨红了,热汗浸湿了鬓角。突然,他将手臂使劲一挥:“马博士
,既然你已经得出故障原因,还要我们来干什么?顺便说一句,你的理论太离奇了,对
不起,我们听不懂!”
    顿时,一股热血直冲马伟明的头顶。他再也无法遏制自己的情绪,双眼圆睁,直视
对方,一字一板地将满腔的愤怒送出嘴唇:“先生,我们是在讨论科学。你不懂,我可
以教你!”
    翻译被这雄狮般的怒吼惊呆了,望着马伟明久久不敢开口。
    “照直译!”马伟明厉声道:“再加一句:我分文不收,免费教!”
    “你不懂,我可以教你!”这一声怒吼,吼出了当代中国科技精英的豪情壮志。

--
※ 来源:·武汉白云黄鹤站 bbs.whnet.edu.cn·[FROM: 系统故障,无法显示]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0/21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It is not enough to be industrious, so are the ants. What are you industrious for?